av小视频软件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在唐峰和林梦佳说话的时候,在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撬动之下,那块石头已经被移开了。

   本是以为,这石头的下面,会露出一个进入墓穴的入口,可未料,下面却还是覆盖着泥土,看上去厚厚的一层,当他们移开了石头的时候,还有喜暗潮湿的虫子,被惊扰,扭动身体,迅速的逃走了。

   开始的时候,看着这个石头上面平整,并且李嘉敲击时候有回声,他们还以为只是一块石板,可在移动之后才发觉,这居然是个石碑,是倒扣在地面上的。

   只是这石碑,显得有些寒碜。

   如果这就是这个古墓的碑文的话,实在是配不上先秦王家或者是古修士的身份。

   这石碑,不是什么大理石或是汉白玉之类,就是一块普通的岩石,也不算厚,甚至没有经过细致的打磨,仍旧是相当粗糙,只是在刻字那一面,简单的磨平罢了。

   这块石碑,应该是长期埋在地下。

   这长期,并非指的是李嘉等人之前在临走的时候,将它埋在这里,而是埋在地下的年月,至少有数百年。

   因着地下潮湿和草木腐朽的缘故,碑文上面的字迹,已经斑驳得看不清楚了,只能间或的,看到上面有几道比划,很难找到一个完整的字。

   唐峰看着上面的字,不由得微微有些皱眉。

   其余的人,本是还想要继续往下挖,可看到唐峰面色有变,都是停下手来,都是脸上带着很不解的神情,看着脚下的这块破旧石碑。

   肆无忌惮的青春

   紫萱也是凑过来看,旋即,就明白了唐峰皱眉的缘由。

   上面的字,不但模糊不清,更是根本就看不懂。

   这字,并非是她所掌握的任何一种文字,也非是道文。

   如果上面写着的东西,他们认得,即便是这等模糊,依着前后联系,猜测一下,虽说不能完全搞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,大致也能了解一二。

   可此刻,连上面的文字都看不懂,就完全没有联想的可能了。

   紫萱向着唐峰看过去,还抱着一丝的希望,道:“唐峰,认识这种文字么?”

   唐峰淡淡的摇头,脸上并无什么表情。

   这的确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文字类型,甚至都不曾见到过,更不要说认识了。

   荣国诚把上面附着的泥土和草根之类的东西简单清理了一下,让上面文字,显得方便辨认一些,但依旧并无什么作用,这些残破的笔画,还是认不出来。

   纪宁看着,略略显得有些无奈,向着李嘉道:“们上次来的时候,这上面也是如此么?有没有拓本或者照片之类的,能看清楚上面的字迹?”

   李嘉脸上,露出一抹略带几分尴尬的神情,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道:“我们到这里来,是为了里面的东西,这石碑,当时也是看到了,匆匆扫了一眼,见看不明白,就没有在上面浪费时间,并且,那时候情形很是紧急,谁也不会想着记录这上面的东西。”

   毕竟这盗墓不是考古,为的是墓穴里面值钱的东西,这样的一块石碑,说是石碑,实际和普通的石头,没什么区别,搬运费力气、又卖不上价钱,他们当然不会在意。

   黑牡丹跟着解释道:“看着上面字迹的样子,不像是这两年造成的,估计早就如此。”

   唐峰“嗯”了一声,向着李嘉看过去,道:“们上次来的时候,这石碑,是在什么位置的?”

   李嘉向着旁边不过几步远的地方,道:“就在那里。”

  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只见那边乍一看,全然和周围地面是一样的,仔细观察,才发现有个很浅的凹进去的坑洼状。

   李嘉接着道:“我们从里面出来的时候,赶紧将土给填上,可是又怕后面那些东西追出来,就想在周围找点石头之类的重物压上去,碰巧这个就在附近,便是挖出来,盖在了这里。”

   “挖出来?”唐峰的眉梢,轻轻的挑动了一下。

   之前见到石碑的时候,他就能看得出来,是长期掩埋在地面之下的,如今从李嘉的口中,又得到了证实。

   不待唐峰继续开口,紫萱已经用很是惊讶的声音道:“当时这石头,也是埋在地下的?那们是如何知道,此处有个石头的?”

   已经想到了对方会问这个问题,李嘉并没有什么迟疑,马上道:“刚刚开始我们准备打盗洞的,就是在那位置,因着下铲之后,落在石头上,改换了位置。”

   黑牡丹见众人的目光之中,略带了几分疑惑,解释道:“我们祖上有规矩,一铲子下去,如果碰到了这样石头之类的物件,说明此路不通,就要换位置方可,硬是从这里挖下去或是用炸药炸,是会坏了规矩的。”

   唐峰再度点了一下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 林梦佳疑惑的向着他道:“唐峰,是石碑上面的字迹,与这个古墓有关系么?会不会是碰巧放在这里的?”

   纪宁也是道:“虽说石碑就在这墓穴附近,可这地方,是打出来的盗洞,并非是真正入口,就算是这古墓有石碑,也应该是在墓穴入口附近,不会出现在此处,很有可能如夫人所说的,这两者,其实并无什么关联,只是巧合凑在一处吧。”

   李嘉也是点着头,道:“之前我们下铲的时候,遇到这石碑,也是吃了一惊的,谁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碰到这东西。”

   黑牡丹皱了一下眉头,轻声道:“说句托大的话,不怕诸位笑话,当初他们来的六个人,都是我们这个行当里面的高手,下过的有名古墓也是相当多,颇有经验,选择下铲的位置也是相当有讲究的,他们都是相当自信,第一下,就遇到了麻烦,本是依着老规矩,这一票买卖,他们应当停手的,可是每个人为此都是准备了很长时间,并且因着这个墓穴之内的禁忌,令得他们精神显得有些兴奋,都想看看这其中,究竟有什么好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