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18禁在线观看

穆婉顿了一下,刚说喜欢他,推开他是不合适的。

她担心,他就是想要她的心,然后把她的心给撕碎,索性,假装给了他心,看他怎么撕碎,反正心在心脏里,她不用担心。

项上聿越吻,越深入。

穆婉觉得气都透不过来了,推住了他的肩膀。

项上聿拧起了眉头,“不是说喜欢我吗?亲都不愿意?”

“你现在是傅鑫优的男朋友,如果你和我接吻的照片被人拍了给傅鑫优发过去,她就会去投靠华锦荣或者华冠林,对你是不利的,既然我喜欢你,我就要以你的利益为考虑。”穆婉说道。

项上聿拧起了眉头,判断着她这话的真假。

他希望是真的。

“这里除了台上的相声,就我们两个人,台上的相声也是我的人,你不用担心。”项上聿说道,要朝着她继续吻上去。

穆婉诧异,“这里就我们两个观众啊?”

“嗯,我没有允许其他人进来。”项上聿解释道。

事实上,就是为她准备的相声,别人当然没有机会来听。

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

“这样会不会太霸道了,而且,就我们两个人,别人会怀疑的。”穆婉说道。

项上聿握住她的手腕,瓦解掉她的阻止,“本来就有关系,也不算怀疑。”

“传到傅鑫优的耳朵里,你会有麻烦的。”穆婉最后挣扎道。

“她对我来说,不算麻烦,连苍蝇都不算,你才是。”项上聿说道,嘴唇已经靠在她的嘴唇边上了,轻而易举的亲了上去。

穆婉拧起了眉头。

傅鑫优不算麻烦,连苍蝇都不算,她才是麻烦。

这句话是夸她,还是贬她?

她怎么有点分不清楚了。

加上他吻的太……那什么……她的思绪也不能集中,迷迷糊糊的,只听到一句可以吗?

她想回答不可以,就……

穆婉一个巴掌去打项上聿,再次被项上聿握住了手腕。

“有人还在表演相声呢。”穆婉怒道。

她可不想表演,很是火大。

“乖,婉婉,你先别生气,早就不在了,我保证,没有人会不想要眼睛,很安。”项上聿哄道。

穆婉确实没有听到有人再表演相声,也不知道这相声什么时候走的,还是觉得火大。

她不喜欢这样,太过疯狂。

“不是说,我还不行的吗?”穆婉说道。

“我问过医生了,医生说可以。”项上聿压抑着气息说道。

穆婉:“……”

她这都问医生!!!!

“你一点都不怕被发现?”穆婉不解道。

“对我来说,最大的麻烦是你,其他人,事,物,我压根不CARE。”

“你不想做帝王了吗?”

“囊中之物,时间问题,我就更不担心了。”

穆婉无语,他越来越过分了,她推着他,“一会我们要去比赛了,现在这样,我怎么去比赛。”

项上聿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下,“乖,一切有我。”

一切有他的结果就是,他带她回去洗了澡,换了衣服,赶回去比赛的时候,所有人都在等他们。

在她消耗了大量体力,以及精神状态不在位的情况下,就得了第三名。

项上聿没有让她折现,而是要了对戒,给她戴上。

“你戴了吗?”穆婉问道。

“戴了。”项上聿说道。

虽然不是太贵的对接,因为她和他一起戴着,他却觉得特别好,握着她的手玩,视线却一直盯在他们手上的对接上。

“明天我们回M国了吧,到了那,最好拿下来,现在还不是暴露的时候。”穆婉严肃地说道。

项上聿拧起了眉头,“你戴着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两个人只要一个拿下来就可以了,你戴着。”项上聿霸道道。

“嗯,好。”

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。

项上聿去开门。

吕伯伟和安琪站在门外。

医生拎着箱子过来。

“项先生。”医生恭敬地喊道。

“一会先拿下绷带,如果眼睛看得见了,就开些药,不用针灸和敷药了,如果看不见,你要想想原因。”项上聿用命令的口气说道。

“是。”医生颔首。

项上聿去拉上了窗帘,只是开着床头微弱的光,走到穆婉的面前,握住了她的手。“一会试下,看不看得见。”

穆婉点头。

医生一点点的把绷带取下来。

吕伯伟发现项上聿比穆婉还紧张。

穆婉倒是平静,情绪也没什么波澜。

医生把敷的药拿下来,帮穆婉擦拭干净了,说道:“你慢慢的睁开眼睛。”

穆婉缓缓地睁开眼睛,光并不强烈,她第一眼就看到了项上聿。

项上聿拿手掌在她的面前晃悠了下,“能看到了吗?”

穆婉握住了他的手,扬起嘴角,“看到了。”

项上聿笑了,对着医生说道:“有赏,你不是要开私人诊所吗?我投资了。”

穆婉缓缓地看向吕伯伟和安琪,轻柔地说道;“我能看见了,你们不用担心,现在几点了?”

吕伯伟看向手表,还没有说话呢,就听项上聿说道:“五点了,你想吃什么,我让人做好了送过来。”

“都可以。”穆婉说道,起身,打开了窗帘,看到外面的蓝蓝的天和蓝蓝的海,白云在空中,海鸥跟随着在他们游轮附近。

她不觉得眼睛瞎了会有多难过,可是看得见对她来说,确实心旷神怡。

她走到了阳台上,回头,看向跟着他的项上聿,“轮船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晚上八点,怎么了?”项上聿问道。

穆婉摇头,“没什么?我有点饿了。”

项上聿打电话出去,“准备点好吃的,送到穆婉房间里来,多准备一点。”

安琪看向吕伯伟,那眼神,下颔飘向门外。

吕伯伟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夫人,我们就在门外,有事情喊我们。”

“不用了,你们也去吃晚饭吧,晚上不用守着,好好休息,明天就到M国了。”穆婉说道。

“那好。”吕伯伟特意看向项上聿,颔首道:“我们去吃晚饭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项上聿说道。

吕伯伟带着安琪走,走时,还特意关上了门。

“那个项上聿,真的很喜欢夫人啊。”安琪说道,“我看他的眼里只有夫人,没有其他。”

“好事情,我其实挺看好他,高深莫测,心狠手辣中,又不失情谊。”吕伯伟说道,他很少这么欣赏一个人。

安琪笑着点头,“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,夫人人也不错,和他倒是般配。”

“希望在一起吧。”吕伯伟说道,隐隐中,又有些担心……